(三)

·太喜欢cmbyn了 这篇里面80%都是cmbyn的段落(其实也没有脑洞了
·神剧情 我自己都看不懂
·ooc

但一切的开始也可能比王耀想的要晚得多,在浑然不觉的时候。你看见某个人,但你其实没把他看进眼里,他尚在幕后准备登场;或者你注意到他了,可是没有触动,没有“火花”,甚至在你意识到某个存在或有什么困扰你之前,基本上你此时正忙乱地要去正视并接受些“什么”,这个“什么”在你混沌不知的情况下,当着你的面酝酿了数周,它所有的症状都逼着你不得不说出我想要。我们会问自己:怎么没能早点明白?我一向清楚欲望为何物啊。然而,这次它就这么悄悄溜过,不着痕迹。王耀迷恋伊万每...

(二)

*客串的dover、阿尔和普爷, | ᐕ)⁾⁾
*没有脑洞了...求梗
*不ooc是不可能的,一辈子都不可能不ooc的

应该没有下次了,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了。王耀想。
那天伊万开着越野车把王耀送回去了家,他们也没有对方的联络方式,最后伊万没有因为酒驾被查真的是太好了。
王耀现在正要下楼去买点东西,看到了停在绿化丛旁边的越野车,还有里面坐着的伊万。
伊万也注意到了王耀,他向王耀挥手,王耀看到了挥手的伊万,走了过去。
“你怎么在这?”“上车,别问了。”
车子开在路上,王耀看了伊万一遍,今天的伊万依然戴着围巾,穿着初秋的风衣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。王耀问“去哪?”“兜风。”“你近视吗?”“没有啊。”“那...

(一)

现在天还没黑,是傍晚,晚霞挂在天上,所剩不多的阳光洒落在平面。
迪厅门口。
王耀站在门口,抬头看着迪厅的霓虹灯管牌子。他犹豫的走了进去。
迪厅就是用来蹦迪的,里面的人理所当然的很多,电着大卷的女人、穿着夏威夷短衫的男人、理平头的女人...无一例外大家都在摇头晃脑的蹦迪。
不过这家迪厅是正规的,管理的不错,不会出现些难以想象的情况。
王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来,只是那时候很想。
他避开人群,跑到了人少的老虎机面前,玩了起来。
一个中长卷发留着胡须的男人向着王耀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杯酒,在隔壁的老虎机玩了起来。“该死!忘了拿币!...。嗨?请问可以帮我拿点币吗?我请你!”他对王耀说,王耀顺着他...

液体

*一个很迷很迷的练笔
*无逻辑 按自己私设代入就好
*伊万·布拉金斯基视角
*阿尔大概是患有某种精神疾病...?

他把一杯液体放在桌子上,坐在了背对阳光的一面,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像日食一样。空调没有开,房子里很闷热。他坐在椅子上,开始自言自语,又灌了一口杯中的液体,从嘴角流下,直到被身上的白色T恤吸收掉。
他开始说话,自言自语;他开始大声说话,嚎啕大哭,平光眼镜上蓄满了雾气,眼眶的肌肉拉扯到了极限,蓝色虹膜黯淡无光。汗水从他的额角划下,顺着流下的距离满满蒸发。他痛苦的把指尖掐白。他是一个活死人,他是行尸走肉,他是一个不能挽救自己的无能者。
我走出房子外,斑斓的世界使我恍惚,我回去房子,阿...

UR my dream lover

*私设
*梗有参照skam第三季某一集 具体忘了(安利skam!!!)
*对诗太可爱了 我太喜欢了
*脑补伊万笑的眼弯弯 哇太可爱了



   伊万走进了厨房,阿尔弗雷德正单手撑在台子上,另一只手握着一杯水。“嗨,我的小阿尔弗雷德怎么不喝碳酸饮料了?”伊万走过去,双手一撑,坐上了台子上。“那是因为推特上面说喝水可以遇见自己的梦中情人。”阿尔弗雷德笑了。伊万挑眉,“那你现在有遇到你的梦中情人吗?”笑意一点也不隐藏。“没有,不是你。”阿尔弗雷德笑的更加灿烂了。“什么,我不是吗?那谁是你的梦中情人?”“反正不是你。”伊万凑过去,额头与阿尔弗雷德的相抵,“真的?”伊万笑着看他,紫色的虹...

番外

*私设有
*也许会有错别字?

王耀:
因为一些原因,我和伊万很小时就认识了,一起玩了20多年,我也算挺了解他这个人,慢热又易冷。他小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,他长大就变得冷淡难以靠近,连女孩子告白都拒绝那一种,当然跟我关系是很好的。我弟都评价他像一颗铁树,还是不开花那一种。知道他遇到了阿尔弗,真让我倍感欣慰。
他们在一起有些年头,我以为伊万改掉了他易冷的坏性格,他从来没有用心去热衷过什么,除了阿尔弗。他们分手那天,伊万找我了,我没有问他为什么,因为没有为什么,伊万盯着那盏台灯,一言不发。我问他,你还爱阿尔弗雷德吗?他说是,他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。
然后他喝起了伏特加,他戒不了这个。
我常说他,你的灵...

-

无题。  lofter上第一篇文
*弗朗西斯视角
*私设有
*文中有些地方没有依据,是按照个人印象写的
*后续有
*配合BGM食用更佳
*小细节勿纠结

28岁的琼斯和20岁的琼斯并没有什么不同,除了他变安静些和不再爱碳酸饮料之外。
22岁的布拉金斯基选修了地质和文学,20岁的琼斯选修了信息和文学,琼斯会整天在宿舍对着电脑敲上一天,我问他,他说他很喜欢电脑,嗯...至于文学,我没问,他也没说过,我现在只记得放在他床头的未开封的雪莱诗集从大一摆到大四,他说他花了54美元买回来的。
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挺会察言观色的人,琼斯似乎不太喜欢文学。他又从来不逃文学课。后来我是知道琼斯喜欢修文学的布拉...

© On Primrose hill,NW1 | Powered by LOFTER